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8)


    山南敬助的事情过去以后,总司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持续不断地咳嗽、咳血外加发烧让总司几乎没有力气站起来。

    这下连忙得团团转的近藤勇也发现了他的异常。

    到了这个地步,总司仍然不愿让大家知道他的病情。每次他们问起,总司都说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近藤和土方担心他,便让他在房里好好休养,近期的事务不要参与了。

    总司想了想也就应了,毕竟他的身体是真的撑不住了。

    我很心疼总司。让他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肯定十分痛苦。他比任何人都想为新选组尽一份力,奈何他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会不会心有不甘,会不会痛恨自己过分羸弱的身体?

    我想他会的。尽管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展露过一分一毫。想到这里我有点难过。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扛。

    我不敢去想每天夜里他是如何熬过一阵又一阵的疼痛的,也不能想象他到底忍受了多大的痛苦。

    尤其是这痛苦不仅是来自身体上的,还有心里的。

    我只能陪他说说话,帮他熬熬药,仅此而已。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竟是如此无力。

    最近屯所里不太平。伊东甲子太郎和近藤勇发生了争吵,伊东起了离开新选组的心思。藤堂平助等人也想跟着伊东一起走。

    近藤没有反对。不仅没有反对,而且连一点儿反对的念头都没有。每天仍旧笑眯眯地同伊东说话,叫人猜不出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在一个晴朗的上午,伊东带着十几个人离开了屯所。

    “清光,藤堂也同伊东甲子太郎一道走了吗?”总司问。

    “是的。”我答道。

    “他到底还是走了啊。”总司有点遗憾。

    “他本就与伊东同属一个流派,走了也正常。”我虽然与藤堂平助年纪相仿,但并不相熟,因此对于他的离开我没有太多想法。

    “清光,你可知近藤先生为何会放他们走?”总司掩唇咳了咳,问道。

    “为何?”我想了想,没想出什么头绪。

    “为了将他们全部杀掉。”总司语气冰冷。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