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最近这几天家里人生病住院了,我也要去医院待几天,所以这几天可能没时间更文了。

之前答应的星期天左右更擦肩而过的,抱歉了,可能要再等几天了。

我尽量在下周找个时间更新。

【all叶】恐怖病院(13)

*ooc预警

*国家队一起去鬼屋

*会虐

————————————————————

“我睡了多久?”叶修眨了眨尚未清醒的眼睛。


“将近两个小时。”韩文清回答。


“这么久啊。不对,他们怎么都没回来?”叶修疑惑。


“迷路了吧。”韩文清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地说。


“老韩,你去睡会儿吧,看你怪累的。我和小周看着就行了。”叶修觉得韩文清的脸色实在不太好,便说。


“好。”在这种时候,韩文清也不得不承认把精神养好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韩文清坐在地上,身子靠着墙就睡过去了。叶修怕他睡得不舒服,便把他的头放在了自己肩上。周泽楷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


“小周,怎么了?”叶修不明就里。


“你……同别人亲密,我心里难受。”周泽楷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红着脸说。


这句话把叶修打了个措手不及,哼唧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叶修,我喜欢你,特别喜欢。”周泽楷又说。


如果说刚才那句话叶修还可以找个理由搪塞过去,这句显然就让他避无可避,只得面对。


“小周,对不起,我……”叶修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打断了。


“叶修,不要着急拒绝我,至少现在不要。仔细考虑一下再回答我好吗?我等得起。”周泽楷眼神灼灼。


“好,我会考虑清楚再给你答复。”看着周泽楷那双眼睛,叶修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对周泽楷是有好感,但他不确定那种好感是单纯的对后辈的欣赏还是包含其他什么成分。


他需要一点时间。对周泽楷也是,对其他人也是。


韩文清没睡多久就醒了。不像叶修的自然醒,韩文清是被吵醒的。


韩文清压下心中的火气,看着始作俑者黄少天。


黄少天此刻不可谓不狼狈。脸上脏兮兮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活像从哪个洞里钻出来的。


“少天,你怎么了?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叶修有点焦急。


“老叶,你别看我,我现在丑死了。我长话短说。我们四个进了那条路后没多久就走散了。怎么走散的我不知道,总之那段时间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醒了以后身边就不见人了,衣服也变成了这样。我按原路返回,三十分钟的路程我感觉我走了有好几个小时,还好回来了。”黄少天瘫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梦境?难道这鬼屋里面还有能让人产生幻觉的东西吗?你梦到什么了?”叶修问。


“反正就是一些不怎么好的东西啦,没什么好说的。”黄少天似乎在回避这个问题。


“少天,你辛苦了,休息一下吧,我们再等等其他人。”叶修对黄少天笑。


黄少天似乎很介意自己现在的模样,用手捂住脸,扭头不去看叶修。


“少天,少天,你把手拿起来,捂着就不帅了。”叶修温言细语地说。


黄少天转过头,抬起手,飞快地瞥了一眼叶修,然后又把手放了回去。


“少天,你这是干嘛呀?”叶修又好气又好笑。



“没什么,只是不想让你看到现在的我。”黄少天低声说。


“可是我都已经看到了。再说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了?挺好的呀,既真实又可爱。我在你眼前出丑的次数可要多多了。我跟你做朋友,不是因为你长的有多帅,而是因为你性格好,人也善良,有个人魅力。”叶修认真地说。


听完叶修这番话,黄少天似乎打起了点儿精神,挪到了叶修旁边。叶修抬起袖子,仔仔细细地将黄少天的脸擦了个干净,然后看着自己变黑的袖子,轻轻地笑了。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叶修,心里一暖,也笑了出来。


“老叶,我发现我不想只是跟你做好朋友。”黄少天说。


“你说什么?”突如其来的耳鸣让叶修没有听清楚黄少天的话。


“我说,黄少天喜欢叶修。”黄少天提高了音量,一字一顿地说。


这下叶修听了个明明白白。不仅是叶修,周泽楷、韩文清和刚刚赶回来的喻文州等人也听了个明明白白。


————————————————————

咦,我觉得今天的字数好像比平时多一点。

最近事情好多啊。

【all叶】夜光灯(4)

*ooc预警

*病叶梗慎入

————————————————————

叶修感觉自己的胸口越来越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冷汗打湿了他的衣服。


那个男人又上前了几步,叶修能清楚的看见他那放大了数倍的脸。他抬起叶修的下巴,拨开叶修额前汗湿了的碎发。


许久没有修剪的头发有些长了,稍稍遮住了叶修的眼睛。头发被拨开后,叶修那双漂亮的眼睛便露了出来。男人望向叶修的双眸,似乎想从那里看出点什么,却只是徒劳。


男人再次被叶修激怒了。明明已经落到了自己手里,他为什么还是这副骄傲的样子?想到这里,男人把叶修的下巴捏得更紧了。


叶修闭上了眼睛,默默忍着几乎要把他下巴捏碎的疼痛。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到极限了。


韩文清透过窗户看到了这一切。他气得发抖,拳头握得紧紧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怎样才能将叶修安全地救出来。


“叶修警官,出来见个面而已,不需要带枪吧。”男人松开了捏住叶修下巴的手,往叶修的腰间摸去。


叶修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像是在抗拒,又像是害怕。男人似乎是被叶修的这种反应取悦了,一面笑着一面向下摸索。


韩文清再也忍不下去了。他极其愤怒,恨不得把那男人活活撕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破门而入了。


男人正兴奋,反应慢了半拍,一下子就被韩文清制住了。搜出了遥控器和枪之后,韩文清连看都懒得看他,一脚把他踹飞后就赶紧给叶修松了绑。


“老韩,左……口袋……药。”叶修喘着气,费力地说着这句话。


韩文清赶忙把药掏出来,抖着手送进了叶修的嘴里。片刻后,叶修终于缓了过来,朝韩文清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


韩文清心里一酸,一下抱住了叶修。叶修没有推开,任韩文清抱着他,也没有说话。


“叶修,以后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我不想让你出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韩文清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哽咽。


“好。”叶修回答。


那个男人见计划失败,就准备往外跑。刚跑到门口就被闻讯赶来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抓了起来。随后被手铐拷住送往了警局。


没过多久苏沐橙在一名警员的护送下赶了过来。她一看到叶修就哭了出来,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叶修想起身擦干她的眼泪,可腿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刚站起来就跌了回去。


“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儿嘛。”叶修站不起来,只能对着苏沐橙笑。


“可是……你的腿……”苏沐橙担心地看着叶修。


“一点儿小伤,很快就会好了。倒是你,别再哭了,明天眼睛该肿得见不得人了。”叶修调侃。


苏沐橙被叶修逗笑了,稳了稳情绪后就跟叶修一起去警察局做笔录了。韩文清见叶修脸色不太好,腿又受了伤,提议先送叶修去医院,然后再去做笔录,被叶修拒绝了。韩文清知道叶修的性格,也没逼他,想着等叶修做完笔录自己再开车送他去医院。可韩文清没能如愿。


他因为超速驾驶被扣掉了十二分,最后是周泽楷送叶修去了医院。


最近在用的基本上就是这些了。

洁面的话用过芙丽芳丝 多芬 欧缇丽 悦木之源和悦诗风吟,个人觉得芙丽芳丝 多芬 和欧缇丽比较好用,每年双十一的时候就会屯两瓶多芬,便宜大碗。悦诗风吟不好用。

粉底用过ysl女神 muf hd suqqu粉霜 奥尔滨蜂浆粉霜 cpb亮润和雅诗兰黛沁水,suqqu和cpb的色号有点偏黄,不怎么喜欢,ysl女神b10也不白,不过上脸感觉皮肤特别好,奥尔滨蜂浆na200比女神稍微白一点,是我最喜欢的一款,但是太贵了,muf hd y205色号比na200白,我挺喜欢,但是太干了,我每次都要加一滴haba油,而且只能在夏天用。

水用过ipsa流金水 悦木之源菌菇水 科颜氏金盏花水和资生堂红色蜜露,目前还没有找到我特别喜欢的。

护手霜喜欢欧舒丹的樱花。

香水喜欢祖马龙的鼠尾草与海盐。

今天出去玩了一天。

好累呀。

然后嗯明天晚上更新吧。









【all叶】恐怖病院(12)

*ooc预警

*国家队一起去鬼屋

*会虐

————————————————————

离开了那段有诡异图案的墙壁,众人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放下来了以后,发烧带来的昏沉感又找上了叶修。



叶修感觉走路都在打飘,精神也集中不起来。要不是伤口还痛着,他连最后一丝清明都难以维持。



叶修忽然有些沮丧。他本来应该带着他们好好地走出恐怖谷的,可谁知道还没有出恐怖谷,自己就先出了差错。



叶修虽然不是个善于照顾别人的人,但被照顾同样也让他很不习惯。他现在身体不好,才走了几分钟的路就有些受不了了,要靠着黄少天的支撑才不至于栽倒在地。



他此刻是真的有点恨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身体了。



沿着一条窄道走了一会儿,眼前突然变得开阔起来。三条路呈现在了他们面前。这三条路乍一看没什么区别,谁也不知道哪条是通向出口的路,又或者三条都是。



商量了一会儿,他们决定让叶修、韩文清和周泽楷留在原地,其他人每四人一组出发去探路。



众人互道了小心之后就去完成各自的任务了。临走前黄少天扭扭捏捏地在叶修面前晃来晃去,喻文州来催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叶修的额上落下了一个吻,然后朝喻文州的方向飞奔而去。



叶修被这个吻打得措手不及,睁大眼睛茫然地望着黄少天离去的背影。韩文清和周泽楷的脸瞬间就黑了,心里的火蹭蹭蹭地往上窜。



叶修突然有些无奈了。这些人对他的好他并不是不知道,但他根本就不能确定自己的心意。他的脑子本就一团乱了,现在又发着烧,更是无暇顾及这许多。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没过多久,他就靠着韩文清的肩膀睡过去了。



他这一睡就睡了将近两个小时。醒来的时候,身旁还是只有韩文清和周泽楷,其他人一个都没回来。



————————————————————

希望端午节这几天能多写点吧。

最近真的是又累又懒。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21)


    土方岁三愣在了原地。他突然想起他们出发前往京都的前一天。那天下着雨,近藤、总司和他坐在屋檐下,一边喝茶一边聊着以后的事。总司没说几句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笑。那笑容和刚才的那个很像,纯粹又温暖。

    可土方再也不能以那时的心态面对总司了。总司越是笑,他就越是心痛。因为要处理新选组的事务,他有太久都没有关心过总司了。他懊恼、悔恨,但终究是无法让这一切重来。

    “加州,总司知道自己得这病多久了?”土方岁三走出房门,找到我问道。

    “有一年多了。松本医生来检查身体那次就知道了。”我如实相告。

    “这么久了,我居然一点儿都没注意到。”土方岁三看起来很沮丧。

    “是冲田先生让松本医生保密的。”我苦笑。

    “是么?即便是这样,我也早该发现的。是我对他的关心太少了。加州,你要好好照顾他。”说完这句话,土方岁三就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土方离去的背影,平时那么高大一个人,如今却显得矮了不少。我能理解土方的感受。因为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也同他一样,绝望,不知所措。

    我进了总司的房间。总司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沾了血的手帕已经被他扔掉了,他看起来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清光,我的病还是被他发现了呀。”总司的脸上有委屈,也有无奈。

    “不然你还想瞒多久。他们总归是会知道的。”我说。

    “可是我总觉得,被他们知道了以后,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总司垂着头,表情落寞。

    “为什么会这么想?”我问。

    “我是真的不想他们把我当成一个病人看待。”总司咳了咳,又躺回了床上。

    “可我就是一个病人啊,还是一个命不久矣的病人。我越不想承认,身体就愈发地和我作对。我现在拿不起剑了,就连同你多说几句话都感觉疲惫。”总司又说。

    “休息吧。”我为总司盖好了被子,然后出了房门。

    我害怕听到总司说这些,所以我逃掉了。自从总司患病,我就一直在逃。我知道这样做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我就是不敢面对。

    “主人那么坚强一个人,可不想看到一个这么软弱的你。”安定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all叶】恐怖病院(11)

*ooc预警

*国家队一起去鬼屋

*会虐

————————————————————

十二点。众人离开了安全屋,朝下一个鬼屋走去。叶修还在发烧,伤口也隐隐作痛。韩文清虽然缓了过来,但却有点精神不济。


好在两点之前的这两个小时,恐怖谷内(除鬼屋和安全屋外)不会有“鬼”出现。


黄少天拉着叶修的手,慢慢朝鬼屋走去。风还在刮,只是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凄厉。


“少天,昨天在鬼屋里你们为什么都不见了?”叶修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原本抓着你的手,后来不知怎么就放开了。我没有碰任何东西,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另一条走廊。除了你和韩文清,其他人先后都到了。我们在走廊里转了半天,王杰希好像发现了什么,带着我们没过多久就走了出去。我们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你俩出来。你是不知道,可把我们给急坏了。”黄少天应该是早就想说这事儿了,叶修一问就噼里啪啦全说了出来。


叶修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身体的不适让他疲于开口。黄少天看到这样的叶修,心里一疼却又无能为力,索性紧了紧握着叶修的手,沉默了下来。


十五分钟后他们来到了二号病院。二号病院和一号病院相比,大了很多,看起来也更加阴森。众人在入口处站了半天,谁也没有推门进去。


喻文州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唐昊就走上前去一把推开了门。门开了以后他就大步往里走,连头都没回。孙翔见状也跟了上去。


喻文州叹了口气,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也进了鬼屋。黄少天扶着叶修走在喻文州后面,紧跟着的是周泽楷。


二号鬼屋不像一号鬼屋那么黑,墙壁上是挂着灯的。那灯虽然暗,但聊胜于无。借着灯光,众人看到了墙壁上古怪的图案。


像是一个人的脸,但脸型太过诡异,五官也扭曲的不成样子,叫人看了心生寒意。


苏沐橙用手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知道,她咽下去的是一声破碎的尖叫。


“快走吧。”叶修闭了闭眼,对大家说。


叶修明白,刚才的那个画面已经让一些人感觉到了恐惧。在这样一种高压的状态下,一直待在那里显然是不合适的。恐惧是会不断累积的,也许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但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把人压垮。人都是脆弱的,不管看起来有多么强悍。


————————————————————

最近有点忙。

可能不会像以前更的那么频繁。

不过还是会尽量更。

【all叶】夜光灯(3)

*ooc预警

*病叶梗慎入

————————————————————

“你说什么?叶修被绑架了?绑匪有几人?身上带了什么武器?”韩文清的话语里满是焦急。


“绑匪我只看到一人,应该没有其他帮凶了。叶修哥是为了救我才被绑起来的。那人有一把枪,还有一些炸弹。”苏沐橙担心得快要哭出来。


“好,我知道了。你先别急,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我派人过去接你。至于叶修,我马上通知他们准备营救,我们一定会将他安全带回来。”韩文清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挂了电话以后,韩文清通知了张新杰。他让张新杰转告其他人,自己则先赶去了盛华工厂。


零点三十分。韩文清把车开得飞快,丝毫不去理会八十的限速。叶修的身体不好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害怕。他现在只想快点看到叶修,确认叶修是安全的,其他的他什么也不想管。


他和叶修认识了十年,从叶修还是警校的学生时开始。那个时候他就喜欢上了叶修。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与众不同的气质,也许是因为温柔又洒脱的性格。而且这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加深。他知道还有很多人也同样喜欢叶修,可那又怎么样?他相信他的感情不会输给任何人。更何况他和叶修认识的时间最长。


虽然很多时候未必是先到先得,但先到也并非没有好处。


叶修被绑在椅子上,身上缠了一圈的炸弹。他的眉毛微蹙,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叶修警官,你摆出这样一副表情,是看不起我吗?”苏沐橙走后,那男人又冷静了下来。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怎么还不带着我换个地方呢?”叶修说。


“有意义吗?反正都会被你的那帮朋友们找到。”男人耸耸肩,答道。


“你倒是看得明白。”叶修笑。


“所以啊,我也没想逃,等他们来了,我就按下按钮和你同归于尽。”男人兴奋地说。


“疯子。”叶修骂了一句,不再理会他。


男人听到叶修骂他,还颇为得意地笑了几声。他一边笑,一边抬脚踹在了叶修腿上。叶修的腿上有旧伤,他这么一踹,更是伤上加伤。


叶修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下去,额上隐隐可见汗珠。他咬牙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渐渐地,他开始觉得胸口发闷,意识也有点不清醒了。


与此同时,韩文清来到了工厂门口。


————————————————————

最近好忙好忙。

要高考的小可爱们加油呀。

【all叶】恐怖病院(10)

*ooc预警

*国家队一起去鬼屋

*会虐

————————————————————

众人把少得可怜的食物吃完,便坐在沙发上沉默着。他们心里有迷茫,有疑惑,还有不安。


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


天已经很黑了。外面开始刮风。韩文清双手抱臂站在安全屋门口,一动也不动。


忽然,风声变成了呜咽声,回荡在整个恐怖谷中。


一团白影朝韩文清这边飘来。它的速度很快,眨眼的功夫便从远处飘到了韩文清跟前。


那白色的东西看见韩文清也不惧,绕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在他正前方停了下来。


韩文清起初想赶走这个东西,后来发现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索性不动了,就盯着那东西看。


看着看着韩文清的眼神就迷离起来。他眼前不再是那影子,而是倒在血泊中的“叶修”。


韩文清的眼神从迷离变成了恐惧。他大步上前想要抱住“叶修”,可“叶修”却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韩文清跪在地上痛哭。他的拳头使劲往地上砸,砸得手里血花直冒。


黄少天打开门准备陪韩文清站一会儿的时候,发现了韩文清的异状。


“韩队,醒醒。”韩文清目光涣散,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叶修这时也醒了。他被周泽楷扶着走到了韩文清面前。看到韩文清这个样子,叶修心里很不好受。


若不是韩文清替他受了惩罚,现在变成这样的会是他自己,叶修想。


叶修蹲下身来,握着韩文清的手,叫着他的名字。


五分钟后,韩文清的眼神回归清明。在认出叶修的那瞬间,韩文清紧紧地把叶修拥入怀中。碍于韩文清的状态,众人没敢发作,只是脸色都不太好看。


叶修被他抱得有些喘不过气,于是轻轻地拍了拍韩文清示意他松手。韩文清松开了手,眼睛却一直没从叶修身上挪开。


十二点整。安全屋关闭。众人开始了新一天的挑战。


————————————————————

只要看久了那个白色的东西,它就会把你拖进一个虚假的世界。

那世界里发生的全都是你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