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all叶】夜光灯(4)

*ooc预警

*病叶梗慎入

————————————————————

叶修感觉自己的胸口越来越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冷汗打湿了他的衣服。


那个男人又上前了几步,叶修能清楚的看见他那放大了数倍的脸。他抬起叶修的下巴,拨开叶修额前汗湿了的碎发。


许久没有修剪的头发有些长了,稍稍遮住了叶修的眼睛。头发被拨开后,叶修那双漂亮的眼睛便露了出来。男人望向叶修的双眸,似乎想从那里看出点什么,却只是徒劳。


男人再次被叶修激怒了。明明已经落到了自己手里,他为什么还是这副骄傲的样子?想到这里,男人把叶修的下巴捏得更紧了。


叶修闭上了眼睛,默默忍着几乎要把他下巴捏碎的疼痛。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到极限了。


韩文清透过窗户看到了这一切。他气得发抖,拳头握得紧紧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怎样才能将叶修安全地救出来。


“叶修警官,出来见个面而已,不需要带枪吧。”男人松开了捏住叶修下巴的手,往叶修的腰间摸去。


叶修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像是在抗拒,又像是害怕。男人似乎是被叶修的这种反应取悦了,一面笑着一面向下摸索。


韩文清再也忍不下去了。他极其愤怒,恨不得把那男人活活撕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破门而入了。


男人正兴奋,反应慢了半拍,一下子就被韩文清制住了。搜出了遥控器和枪之后,韩文清连看都懒得看他,一脚把他踹飞后就赶紧给叶修松了绑。


“老韩,左……口袋……药。”叶修喘着气,费力地说着这句话。


韩文清赶忙把药掏出来,抖着手送进了叶修的嘴里。片刻后,叶修终于缓了过来,朝韩文清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


韩文清心里一酸,一下抱住了叶修。叶修没有推开,任韩文清抱着他,也没有说话。


“叶修,以后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我不想让你出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韩文清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哽咽。


“好。”叶修回答。


那个男人见计划失败,就准备往外跑。刚跑到门口就被闻讯赶来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抓了起来。随后被手铐拷住送往了警局。


没过多久苏沐橙在一名警员的护送下赶了过来。她一看到叶修就哭了出来,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叶修想起身擦干她的眼泪,可腿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刚站起来就跌了回去。


“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儿嘛。”叶修站不起来,只能对着苏沐橙笑。


“可是……你的腿……”苏沐橙担心地看着叶修。


“一点儿小伤,很快就会好了。倒是你,别再哭了,明天眼睛该肿得见不得人了。”叶修调侃。


苏沐橙被叶修逗笑了,稳了稳情绪后就跟叶修一起去警察局做笔录了。韩文清见叶修脸色不太好,腿又受了伤,提议先送叶修去医院,然后再去做笔录,被叶修拒绝了。韩文清知道叶修的性格,也没逼他,想着等叶修做完笔录自己再开车送他去医院。可韩文清没能如愿。


他因为超速驾驶被扣掉了十二分,最后是周泽楷送叶修去了医院。


【all叶】夜光灯(3)

*ooc预警

*病叶梗慎入

————————————————————

“你说什么?叶修被绑架了?绑匪有几人?身上带了什么武器?”韩文清的话语里满是焦急。


“绑匪我只看到一人,应该没有其他帮凶了。叶修哥是为了救我才被绑起来的。那人有一把枪,还有一些炸弹。”苏沐橙担心得快要哭出来。


“好,我知道了。你先别急,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我派人过去接你。至于叶修,我马上通知他们准备营救,我们一定会将他安全带回来。”韩文清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挂了电话以后,韩文清通知了张新杰。他让张新杰转告其他人,自己则先赶去了盛华工厂。


零点三十分。韩文清把车开得飞快,丝毫不去理会八十的限速。叶修的身体不好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害怕。他现在只想快点看到叶修,确认叶修是安全的,其他的他什么也不想管。


他和叶修认识了十年,从叶修还是警校的学生时开始。那个时候他就喜欢上了叶修。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与众不同的气质,也许是因为温柔又洒脱的性格。而且这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加深。他知道还有很多人也同样喜欢叶修,可那又怎么样?他相信他的感情不会输给任何人。更何况他和叶修认识的时间最长。


虽然很多时候未必是先到先得,但先到也并非没有好处。


叶修被绑在椅子上,身上缠了一圈的炸弹。他的眉毛微蹙,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叶修警官,你摆出这样一副表情,是看不起我吗?”苏沐橙走后,那男人又冷静了下来。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怎么还不带着我换个地方呢?”叶修说。


“有意义吗?反正都会被你的那帮朋友们找到。”男人耸耸肩,答道。


“你倒是看得明白。”叶修笑。


“所以啊,我也没想逃,等他们来了,我就按下按钮和你同归于尽。”男人兴奋地说。


“疯子。”叶修骂了一句,不再理会他。


男人听到叶修骂他,还颇为得意地笑了几声。他一边笑,一边抬脚踹在了叶修腿上。叶修的腿上有旧伤,他这么一踹,更是伤上加伤。


叶修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下去,额上隐隐可见汗珠。他咬牙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渐渐地,他开始觉得胸口发闷,意识也有点不清醒了。


与此同时,韩文清来到了工厂门口。


————————————————————

最近好忙好忙。

要高考的小可爱们加油呀。

【all叶】夜光灯(2)

*ooc预警

*病叶梗慎入

————————————————————

晚上十一点。叶修吞了几颗药,把枪塞进衣服里便出了门。他来到车库,将那辆很久没有开过的车拎了出来。


从叶修的家到盛华工厂需要三十分钟。剩下的三十分钟叶修需要好好侦查一下周围的地形。


一定要把苏沐橙好好地带回来,叶修想。


其实叶修今天的状态不是太好。尽管吃了药,胸口还是闷闷的,咳嗽也一直停不下来。他明显感觉到自己最近身体越来越差。


但只要他还是一名警察,他就不会在别人面前示弱,更不会因为担心随时可能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死亡而放弃完成任务。


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永远把在乎的人和需要完成的事放在前面,自己则排在最后。


也不管自己的状态有多糟糕。


十一点半。叶修把车停在了距离盛华工厂还有一公里的地方。他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朝工厂走。


十分钟后,叶修来到了工厂门口。四周很安静,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叶修能清楚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伸手推开了工厂的大门。


工厂里有两个人。一个是苏沐橙,她被蒙住了眼睛,绑在椅子上。另一个是一名年轻男人,离得有点远看不太清楚长相,不过应该就是给叶修打电话的那个了。


“沐橙。”叶修轻轻地叫她。


“叶修哥,别过来,快回去。”苏沐橙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


叶修没有理会苏沐橙的话,继续往前走。走到可以清楚看见苏沐橙的脸的地方时,那名年轻男人开了口。


“叶修警官,我劝你还是别往前走了。再走一步你亲爱的妹妹和你自己都要被炸飞了。”


“把沐橙放了,有什么冲我来。”叶修面不改色地说。


“可以啊,反正我也没想要她的命。我真正想要的,是你的命。”男人笑着说。


“要我做什么?”叶修问。


“交换。我把你绑起来,在你身上安个炸弹你妹妹就可以走了。”男人笑得愈发猖狂。


“好。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你这是在犯罪。”叶修严肃地说。


“我当然知道,可我不在乎。我的人生都被你毁了,在牢里蹲几年或者死在牢里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让你难受,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男人眼神狠厉。


直到这时叶修才想起来男人是谁。那是一次有计划的谋杀。男人为了杀害自己的同学准备了大半年,却在动手的时候被叶修撞见。他同学的伤势因为叶修的及时制止并不太重,而他本人则被叶修抓回了警局。


“你的人生是被你自己糟蹋的,不是我,更不是其他人。”叶修冷静地说。


“胡说。要不是正好被你看到,我的杀人计划不可能被识破。”男人有些气急败坏。


叶修本想趁着他注意力不集中把遥控器夺过来的,可刚走了一步就膝下一软跪了下去。


两年前被子弹打中的膝盖如今正不要命地疼着。他几次想让自己站起来,却怎么也没法做到。


叶修没想到已经好久没有发作的膝伤会在这时发作。他是真的有点绝望了。


“叶修警官,我看你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妙啊。”男人走到叶修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要不我这就把你妹妹放了,然后我们两个单独聊聊?”男人又说。


“好。”叶修回应。


男人把叶修捆了起来,放走了苏沐橙。苏沐橙看着叶修惨白的脸,本不想离开,但耐不住叶修的催促。


苏沐橙最终还是离开了。她了解叶修,知道这是他的选择。他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而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为难。


得赶快通知他们,苏沐橙想。


“喂,韩队,我是苏沐橙。叶修被绑架了,在盛华工厂,状况很不好。能不能通知其他人,尽快来救他。”苏沐橙跑到离工厂最近的一个公共电话亭,拨通了韩文清的电话。


————————————————————

这篇真的写渣了写渣了写渣了|ω・)

警察叶对我来说太难了|ω・)

啊修修明天生日了,双叶还没写|ω・)

【all叶】夜光灯(1)

*百粉点梗第四篇  @青灯泽明   @拄杖无时夜叩门

*ooc预警

*病叶梗慎入

————————————————————

苏沐橙失踪了。



叶修刚处理完一起凶杀案就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他顾不上休息,抓起一个面包啃了两口就准备去找苏沐橙。



从十五岁起,叶修就和苏沐橙住在一起。开始的三年还有苏沐秋,苏沐秋去世后就只剩他们俩相依为命。



苏沐橙大学毕业后在附近的中学当语文老师。工作勤勤恳恳,同事和学生们都很喜欢她。可她在两天前无故旷工了。年级主任给她打电话询问情况,一个自称她哥哥的人回答说这两天沐橙生病了,需要请两天假在家休息。年级主任看在苏沐橙平时表现良好的份上也没多说什么,只让他转告苏沐橙下次早点请假。



今天是第三天。苏沐橙还是没有出现在学校。年级主任再打她电话时已经打不通了。于是他找来苏沐橙的档案,拨通了紧急联系人的电话。



叶修因为工作已经连续五天没有回家了。他有些懊恼。他妹妹苏沐橙因为他的失职而失踪了。如果他能挤出时间回家或是给苏沐橙打哪怕一个电话,事情都不会是这个样子。



他必须快点找到苏沐橙。



叶修还没来得及给局里请假就跑回了家。他跑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面色白里透青,嘴唇发紫。他知道他的心脏病又发作了。



七年前叶修被查出患有心脏病。但他瞒了下来,依旧和平时一样拼命工作。这就导致了他的发病越来越频繁,身体每况愈下。



韩文清曾经撞见过一次叶修发病。那是他查出患病还没过多久的时候。那时苏沐秋才刚刚离开。叶修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苏沐秋的墓前不停地哭,哭着哭着就开始咳嗽,胸痛,喘不上气。



韩文清心疼得不行,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在路上,叶修意识都已经不清了,还硬撑着说让韩文清帮他保密。韩文清没有办法,只能点了点头,然后目送他进了急救室。



过了十五个小时叶修才被推了出来。韩文清守了他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他才睁开眼睛。韩文清劝他不要再当警察了,他的身体吃不消。叶修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办法,他就是喜欢警察这个职业,喜欢到随时可以为它献出自己的生命。



叶修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还没什么力气,说出来的话软绵绵的,但韩文清却听出了话中的坚定。



在听到那样一句话、望进那样一双眼睛后,韩文清什么劝他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含了几片进去就又往家赶。家里很乱,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掉在了地上。



叶修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叶修警官。”



“你是谁?”



“苏沐橙在我这里。”



“你想干什么?”



“放心,如果你乖乖配合,我不会要她的命。”



“条件?”



“今天晚上十二点。盛华工厂。一个人来。如果让我看到第二个人,后果……”



“好。”



叶修挂断了电话,脑子飞速运转起来。电话那端是个男人,没用变声器,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但叶修始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而电话里提到的盛华工厂,是个已经被废弃的工厂,位置偏僻,白天也少有人经过。



叶修明白这次苏沐橙被绑架针对的是他自己。他做警察七年了,得罪的人只多不少。要说绑架他也就算了,叶修最不能忍受的是别人动他身边的人。



这会让他很生气。



叶修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警局的其他人。一是不想连累他们,二是不能让苏沐橙受到一点点伤害。



他有信心将苏沐橙完好无损地带回来,他唯一担心的只有他这颗不安分的心脏。



————————————————————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写什么。

我的逻辑被吃了。

本来想写成长篇的,后来发现写得太渣了,根本写不动,所以这可能是个短篇。

一周一更吧。

哦对了,除了苏沐橙,其他人都是修修的同事。

【病叶】潮汐

*百粉点梗第三篇  @南邪   @一腔野   @情城er   @奚格的沙漏(不知道为什么艾特不了( •̥́ ˍ •̀ू ))

————————————————————

休假的时候叶修本想久违地去体育馆锻炼一下,结果刚走进网球场就被一颗突如其来的网球砸中了肚子。


叶修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却还要装作没事人一样回应着那个不断道歉的年轻人。


十几岁的时候叶修就有了胃病。开始是因为年少离家没钱养活自己所以经常饥一顿饱一顿,殊不知这就是胃病的萌芽。后来遇上了苏沐秋,两个人惺惺相惜,在警校里也经常一起不知疲倦地训练。于是叶修的胃病就这样越来越严重。再后来他们警校毕业,苏沐秋在执行一次任务时不幸牺牲,叶修就更加没日没夜地投入到工作中,连一点儿喘息的时间都不给自己。


一晃十年过去了,叶修一直是一个人,胃疼的时候经常连止痛药都不吃,就咬牙忍着,体味着疼痛带给他的清醒感。


他其实早就放下了。之所以这样,只是多年的习惯使然。他在贩毒集团做了七年的卧底,理智告诉他不能与任何人深交。


在集团被一网打尽时他得到了一个月的假期。同时得到的还有他们被抓进去时看向他的眼神。


那是浓烈的、几乎要把他吞没的恨意。


他当警察十年了,可真正待在警局的时间却不多。当他时隔七年再次回到警局时,熟悉的面孔几乎都没有了。


那些嫩生生的新人们见到他,眼里有疑惑,有好奇,有排斥,唯独没有信任。


是啊,在那种地方待了七年,虽然最后完成了任务,可难保内心不会受到动摇。


叶修是了解自己的,但别人不了解。猜忌和怀疑像一根刺,扎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不舒服。他能做到不去在意这些,可也抵不过内心的疲惫。他身上的弦已经紧绷了七年,再不放松就要断了。


抓捕行动成功的时候叶修就萌生了退意。他想好好理理脑子里纷乱的头绪。


被那颗球砸中的一瞬间,叶修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想要大口呼吸新鲜空气,也想要努力听清年轻人的说辞。他像是一个在沙漠里找不到水源的旅人,也像是一条被随意扔上岸的游鱼。他在清醒与恍惚之间拼命挣扎。


年轻人走了以后,叶修才迈开步子准备回家。他走得极慢,原本十五分钟的路程他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到家时他已经完全脱力了。他靠在门上,身体不住地颤抖。明明是冬天,他却出了一身汗。


他的牙齿在打架,手握成拳一下一下砸向胃部。他再没有走到药箱前的力气了,他几乎要被痛晕过去。


后来他真的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天已经黑尽。他到厨房熬了碗白粥,就着白粥吞了几粒止痛药。


叶修想,人心真是世界上最难懂的东西。好比今天砸到自己的那个年轻人,叶修能感觉到他的道歉十分真诚,毫不敷衍。又好比警局里那些朝他投来的不信任的目光,明明他才立了个大功。


叶修决定先休息一年,把身体养养。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糟蹋自己的身体,身体早就已经吃不消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强迫自己做些什么,也无法去指责那些对自己抱有偏见的人。


毕竟,怀疑根深蒂固,信任难能可贵,这才是常态。


叶修觉得自己变了。不再年轻,不再朝气蓬勃,不再对一些事情满怀热忱。现在的他内敛,沉静,看淡了许多事。


或许那七年真的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叶修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面色苍白,一脸病容。一点儿也不像个警察。忽然他腿一软,猝不及防地跪倒在了地上。他感觉上腹部像是要烧起来,浑身一点力气也无。喝进去的白粥此时变成了毒药,搅得他不得安宁。


他是真的需要休息了。


————————————————————

我觉得这两天的我好勤奋。

我也不知道你们想看的病叶是怎样的就这样写了。

修修一直以来都是个强大的人,但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我希望看到他的脆弱,他的情绪,和一些其他的什么。

即便是这样,他也依然是那个强大的,令人骄傲的,让人喜欢的叶修。

百粉点梗


首先,占tag致歉。
然后,来了一个月了,一百粉了,挺高兴的。谢谢小可爱们。
再然后,有什么想看的欢迎留言,韩叶/周叶/黄叶/病叶/all叶/平新/土冲/双黑/织太 都可以,我会选我会写的来尽量写。
最后,不开车,因为确实不会。

*截止到5.8 晚上十二点٩( 'ω' )و

【韩叶】擦肩而过(5)

*世邀赛结束后

*叶修重生

*ooc预警

————————————————————

冷不丁的让叶修作为文学青年来码字,他还真有点不适应。不适应的结果就是钱包里的钱越来越少,而叶修连半个字都没写出来。


这样下去可不行。


就在叶修刚想做点什么的时候他接到了一通电话。叶萩的手机,酒吧老板的来电。


老板先是问他为什么好几天都没来,然后又问还要不要来了。叶修随便编了个理由把老板糊弄过去了,之后再三保证不会这样了,今晚一定来。


挂了电话之后叶修长舒了一口气。


好歹生活要继续,而叶修也并不讨厌唱歌。


八点钟要去酒吧。叶修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而他还没来得及吃午饭。


脑子里的弦一松他的胃就开始疼了。叶修赶紧给自己泡了碗面吃,然后就着面汤吞了几颗止痛药下去。


可这并没有让他舒服起来。他在椅子上蜷成一团,右手紧紧按着胃,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


这可不太好。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叶修的情绪不算好,连带着胃病也更严重了。叶修从来不是一个脆弱的人,可现在的这个样子居然让人生出点我见犹怜的感觉。


好在这样的情形没有持续太久。胃疼放过了叶修以后困意找上了门来。才熬了一个通宵的叶修在定了七点的闹钟之后沉沉睡去。


叶修醒来时雨已经停了。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手机上显示了现在的时间——六点半。


叶修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他被车撞的时候。所有人都围在他的身边,甚至他还看见了韩文清和苏沐秋。


有人在打110,有人在叫救护车。有人在不停说话,还有人哭了出来。苏沐秋在他旁边飘来飘去,韩文清在远处一言不发。


叶修感觉全身发冷。他迫切地想要出门,想要走到人群中去。


到酒吧里去会不会好一点。养只宠物会不会不那么难受。叶修脑子里一团乱麻。


这么些年没释放出来的压力一下子全堆在了他的身上,而他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


不知道这具身体酒量怎么样,叶修想。唱完歌去喝几杯吧。


————————————————————

老韩下一章终于要出场了。

依然是短小的一章。

【韩叶】擦肩而过(2)

*世邀赛结束后

*叶修重生

*高虐慎入

————————————————————

叶修打开卧室门,走到客厅里去。一室一厅的房子,该有的都有,只是缺了人味。


叶修忽然就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不知道该干什么,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走下去。他不想对那群人坦白他的身份,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本就是通过荣耀来维系的,如今他已离开荣耀,他们之间的联系自然也就断了。他不担心苏沐橙,他知道他的小姑娘很坚强,只是需要点时间。时间一过,再重要的人,天大的委屈都可以笑着面对了。


他在想韩文清。那个不懂该如何慢下来的男人。他喜欢了他六年,从霸图拿到第四赛季的总冠军开始。


六年时间,他半句都没告诉过韩文清,连暗示都不曾有。并非不想,只是害怕。害怕到宁愿和他做一辈子的朋友。


明天在葬礼上也许会看见他。远远的看一眼吧,然后悄悄告个别。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忘记他呢?叶修不敢想,也不愿意想。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那便以叶萩的身份活下去,从此他们之间再无交集。


左手又开始疼了,胃也跟着造反。叶修拿了点钱打算去楼下买点止痛药,顺便带两盒烟。


烟瘾又上来了。


下了楼叶修才发现这里眼熟得紧。上林苑。走几步就是兴欣网吧。他这会儿是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说自己幸运呢还是说命运造化弄人。最后他只是笑笑。


至少是个自己熟悉的地方,也没什么不好。


买了药和烟之后他鬼使神差的进了网吧。不是兴欣,是它对面的那家。


他还没有做好面对熟人的准备,把熟人当做陌生人和被熟人当做陌生人的滋味他还不想体会。


进了网吧以后他买了张荣耀帐号卡。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打荣耀了,可理智上知道和感情上不去做不是一回事儿,所以他就来了,他非要试一试,决绝的像是要把对韩文清的感情一同斩断。


他不是一个不理智的人。一直以来他都太理智了,理智的近乎冷漠。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他把受到的伤害云淡风轻的揭过,别人道他没心没肺,其实他都往肚子里咽。以前是因为一心一意打荣耀所以并不在意,可现在不一样了,这些情绪积得多了,开始触底反弹,倒显得他有些脆弱了。又或者是受了这具身体的影响。


可他毕竟是叶修。


————————————————————

今天没什么事儿就多码了一章。

然后我想说的是我真的是爱老韩的,虽然老韩可能还要再等几章才能出场。

以后的话可能周更或者一周两更。

【韩叶】擦肩而过(1)

*世邀赛结束后

*叶修重生

*高虐慎入

————————————————————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屋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他难得茫然了一下,然后才想着要去开灯。


灯亮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大的卧室。他看见了衣柜,床,书桌,电脑和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窗帘拉得紧紧的,隔绝了屋外的光线。


一份记忆缓缓地流入了他的脑中。


叶萩,二十岁,孤儿。H大大二学生,网络写手,前不久被诊断出抑郁症,现休学在家。


〔叶萩,这是谁?我为什么会有他的记忆?〕


〔不对,我在哪儿?我记得我应该…〕


三日前,B市。刚获得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的国家队聚餐完毕,正走在回酒店的路上。叶修走在最后,摸出手机给韩文清打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但韩文清没有接。叶修叹了口气把电话挂掉。


一辆车朝叶修驶了过来。速度很快,叶修来不及躲开。被撞倒,送入医院,抢救无效。荣耀教科书的生命在这一天结束了。


冠军的喜悦被叶修的死讯冲淡了。突如其来,猝不及防。


然而生活还在继续。不会因为一个死者而放慢速度,也不会改变分毫。


〔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幸运的是我又活了下来,只不过不再是叶修了。〕


叶修下了床,走到电脑前。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从左手传来的刺痛。他试着用左手拿起鼠标,鼠标落到了地上。


屋子里很安静。鼠标落地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


他发现他的左手使不上力气。


他把左手翻来覆去的看。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叶萩试图自杀的痕迹。


然后他突然很想笑。回来了,但是不能打荣耀。


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现在他总算能体会到了。相比起他能再活一次,这个代价,并不算重。


电脑被他打开了。他看了一下新闻,第二天是〔叶修〕的葬礼。


他习惯性地往包里摸了摸。没摸到烟,只有身份证、刀片和一些钱。


他把身份证拿出来看了看。屋里没有镜子,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现在长什么样子。


看起来还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