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21)


    土方岁三愣在了原地。他突然想起他们出发前往京都的前一天。那天下着雨,近藤、总司和他坐在屋檐下,一边喝茶一边聊着以后的事。总司没说几句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笑。那笑容和刚才的那个很像,纯粹又温暖。

    可土方再也不能以那时的心态面对总司了。总司越是笑,他就越是心痛。因为要处理新选组的事务,他有太久都没有关心过总司了。他懊恼、悔恨,但终究是无法让这一切重来。

    “加州,总司知道自己得这病多久了?”土方岁三走出房门,找到我问道。

    “有一年多了。松本医生来检查身体那次就知道了。”我如实相告。

    “这么久了,我居然一点儿都没注意到。”土方岁三看起来很沮丧。

    “是冲田先生让松本医生保密的。”我苦笑。

    “是么?即便是这样,我也早该发现的。是我对他的关心太少了。加州,你要好好照顾他。”说完这句话,土方岁三就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土方离去的背影,平时那么高大一个人,如今却显得矮了不少。我能理解土方的感受。因为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也同他一样,绝望,不知所措。

    我进了总司的房间。总司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沾了血的手帕已经被他扔掉了,他看起来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清光,我的病还是被他发现了呀。”总司的脸上有委屈,也有无奈。

    “不然你还想瞒多久。他们总归是会知道的。”我说。

    “可是我总觉得,被他们知道了以后,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总司垂着头,表情落寞。

    “为什么会这么想?”我问。

    “我是真的不想他们把我当成一个病人看待。”总司咳了咳,又躺回了床上。

    “可我就是一个病人啊,还是一个命不久矣的病人。我越不想承认,身体就愈发地和我作对。我现在拿不起剑了,就连同你多说几句话都感觉疲惫。”总司又说。

    “休息吧。”我为总司盖好了被子,然后出了房门。

    我害怕听到总司说这些,所以我逃掉了。自从总司患病,我就一直在逃。我知道这样做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我就是不敢面对。

    “主人那么坚强一个人,可不想看到一个这么软弱的你。”安定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