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土冲】生病了的土方先生也很可爱

*百粉点梗第六篇  @溯流光

————————————————————

早晨七点。这个时间土方岁三应该早就吃过早饭坐在书房里了,但今天不知怎么还没见他从卧房里出来。冲田总司有点疑惑。


于是总司敲响了土方岁三的房门。


“进来。”土方的声音有些沙哑。


总司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卧在被子里的土方。他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在总司推门进来的一瞬间掩着唇咳了咳。


“土方先生,你发烧了。”总司把手覆在土方的额上,焦急地说。


“是吗?难怪今天一醒来就觉得浑身无力。”土方说。


“你等一会儿,我叫铁之助去打点水来给你擦擦,我去厨房熬药。”说着总司就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土方岁三看着那个匆忙离去的背影,心里涌起一股暖意。以前自己生了病总是躲在房里默默熬过去,可现在不一样了,总司总是会第一个发现自己的不对劲,然后妥帖地照顾自己。


不得不说,这让土方很受用。


没过几分钟,市村铁之助就端着盆水过来了。他来新选组已满一年,很多事情也不像刚来那会儿一样干得毛手毛脚了。


这其中也有总司的功劳。


总司是个很温柔的人。教导人时总是耐心又细心,也没见他什么时候动过气。市村铁之助摔了好几个茶杯的那天,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去帮着收拾。


想到这里,土方岁三严肃的脸上带了些笑意。


总司刚端着白粥踏进土方的房门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总司愣了愣,手一抖,差点把白粥泼了出来。


“土方先生,药快熬好了,我让步姐做了点白粥给你垫垫,起来喝点吧。”总司一手端着粥,一手把土方扶了起来。


土方三两下就喝完了粥。粥的温度刚刚好,一点儿也不烫嘴。


“土方先生,你刚才笑什么呀?”总司问。


“没什么,想到一些往事罢了。”土方显然不好意思多说。


总司见状也没继续问下去,只是看着土方又躺下去后起身去了厨房。


总司再进来时土方已经快要睡着了。总司以前没见过迷迷糊糊的土方,觉得很是新奇。


鉴于他在发烧,总司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土方先生,喝药了。”总司摇了摇土方岁三。


“唔……好。”土方半眯着眼睛灌下了那碗药。


喝完的同时土方觉得自己的嘴里进入了一个甜滋滋的东西,是总司塞进去的小糖球。


顿时嘴里的苦味全被那小糖球化掉了。


土方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土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烧退得差不多了。然后他朝旁边一瞥,发现总司伏在他的被子上睡得正香。


土方岁三一个没忍住,亲了总司一口。在准备亲第二口时,总司醒了过来。土方先是慌了一下,然后一把把总司拉进了被子里。


虽然发烧了,但今天过得很愉快,土方想。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