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20)


    总司睡了整整一天才醒过来。他醒来的时候,土方岁三等人正准备实行伊东甲子太郎暗杀计划。总司也想去,但被山崎拦了下来。

    山崎是新选组里除了我之外唯一知道总司病情的人。他接受过松本医生的指导,空闲时经常为组里的人看病。

    但总司的病他是治不来的。不只是他,请再好的大夫来都无济于事。所以山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总司一天天消瘦,心里着急又不敢同别人说。

    这便是现实了。总有治不好的病,总有抓不住的人。无能为力又无可奈何。

    当土方岁三带着大部分人赶往油小路的时候,新选组遭到了袭击。这个时间组里除了永仓和山崎以外,绝大多数人都还受着伤或生着病,没有战斗的力气。

    总司听到动静后,硬撑着爬了起来。我劝不住他,只好和他一起去杀敌。他的剑使得依旧利落,在他面前的几人很快就成为了他的刀下亡魂。反倒是我,和他一起练了这么久的剑,却还是费了好些功夫才将入侵者清理干净。

    把敌人都收拾掉了以后总司的身子软了下去,他似乎连撑着安定都无法站稳。我将他抱回了屋,给他换了身衣服后就让他躺上了床。

    “清光,你去睡会儿吧,你这几天都没睡好吧。”总司虚弱地朝我笑。

    “可……”我欲言又止。

    “我没事。”总司握了握我的手,说。

    我拗不过总司,关上门出去了。尽管我这几天没怎么睡觉,此时我还是睡不着。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了有一阵子,突然听到了土方岁三的声音。

    “伊东甲子太郎处理掉了。我们把他的尸体扔在了油小路,留了一些人守在那儿,估计一会儿就会有人去认领了。”土方向刚回来没多久的近藤汇报。

    “好,我知道了。另外,刚才永仓说有敌人袭击新选组,我去看看情况,你去找一下总司。”近藤说。

    土方岁三走到总司门前,一把推开了门。屋内的景象让他大惊失色。

    只见总司伏在床上,不停地咳嗽。每咳一下,帕子上就染上点血。

    “总司,你……”土方忙上前扶住总司。

    “是土方先生呀。被你看到了我这么狼狈的样子,我当真不好受。”总司断断续续地说。

    土方岁三看着总司难受的样子,心揪了起来。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总司,你该不会……”土方已经说不出话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别担心,不过是肺痨。”总司笑着说。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