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all叶】夜光灯(2)

*ooc预警

*病叶梗慎入

————————————————————

晚上十一点。叶修吞了几颗药,把枪塞进衣服里便出了门。他来到车库,将那辆很久没有开过的车拎了出来。


从叶修的家到盛华工厂需要三十分钟。剩下的三十分钟叶修需要好好侦查一下周围的地形。


一定要把苏沐橙好好地带回来,叶修想。


其实叶修今天的状态不是太好。尽管吃了药,胸口还是闷闷的,咳嗽也一直停不下来。他明显感觉到自己最近身体越来越差。


但只要他还是一名警察,他就不会在别人面前示弱,更不会因为担心随时可能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死亡而放弃完成任务。


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永远把在乎的人和需要完成的事放在前面,自己则排在最后。


也不管自己的状态有多糟糕。


十一点半。叶修把车停在了距离盛华工厂还有一公里的地方。他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朝工厂走。


十分钟后,叶修来到了工厂门口。四周很安静,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叶修能清楚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伸手推开了工厂的大门。


工厂里有两个人。一个是苏沐橙,她被蒙住了眼睛,绑在椅子上。另一个是一名年轻男人,离得有点远看不太清楚长相,不过应该就是给叶修打电话的那个了。


“沐橙。”叶修轻轻地叫她。


“叶修哥,别过来,快回去。”苏沐橙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


叶修没有理会苏沐橙的话,继续往前走。走到可以清楚看见苏沐橙的脸的地方时,那名年轻男人开了口。


“叶修警官,我劝你还是别往前走了。再走一步你亲爱的妹妹和你自己都要被炸飞了。”


“把沐橙放了,有什么冲我来。”叶修面不改色地说。


“可以啊,反正我也没想要她的命。我真正想要的,是你的命。”男人笑着说。


“要我做什么?”叶修问。


“交换。我把你绑起来,在你身上安个炸弹你妹妹就可以走了。”男人笑得愈发猖狂。


“好。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你这是在犯罪。”叶修严肃地说。


“我当然知道,可我不在乎。我的人生都被你毁了,在牢里蹲几年或者死在牢里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让你难受,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男人眼神狠厉。


直到这时叶修才想起来男人是谁。那是一次有计划的谋杀。男人为了杀害自己的同学准备了大半年,却在动手的时候被叶修撞见。他同学的伤势因为叶修的及时制止并不太重,而他本人则被叶修抓回了警局。


“你的人生是被你自己糟蹋的,不是我,更不是其他人。”叶修冷静地说。


“胡说。要不是正好被你看到,我的杀人计划不可能被识破。”男人有些气急败坏。


叶修本想趁着他注意力不集中把遥控器夺过来的,可刚走了一步就膝下一软跪了下去。


两年前被子弹打中的膝盖如今正不要命地疼着。他几次想让自己站起来,却怎么也没法做到。


叶修没想到已经好久没有发作的膝伤会在这时发作。他是真的有点绝望了。


“叶修警官,我看你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妙啊。”男人走到叶修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要不我这就把你妹妹放了,然后我们两个单独聊聊?”男人又说。


“好。”叶修回应。


男人把叶修捆了起来,放走了苏沐橙。苏沐橙看着叶修惨白的脸,本不想离开,但耐不住叶修的催促。


苏沐橙最终还是离开了。她了解叶修,知道这是他的选择。他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而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为难。


得赶快通知他们,苏沐橙想。


“喂,韩队,我是苏沐橙。叶修被绑架了,在盛华工厂,状况很不好。能不能通知其他人,尽快来救他。”苏沐橙跑到离工厂最近的一个公共电话亭,拨通了韩文清的电话。


————————————————————

这篇真的写渣了写渣了写渣了|ω・)

警察叶对我来说太难了|ω・)

啊修修明天生日了,双叶还没写|ω・)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