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all叶】夜光灯(1)

*百粉点梗第四篇  @青灯泽明   @拄杖无时夜叩门

*ooc预警

*病叶梗慎入

————————————————————

苏沐橙失踪了。



叶修刚处理完一起凶杀案就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他顾不上休息,抓起一个面包啃了两口就准备去找苏沐橙。



从十五岁起,叶修就和苏沐橙住在一起。开始的三年还有苏沐秋,苏沐秋去世后就只剩他们俩相依为命。



苏沐橙大学毕业后在附近的中学当语文老师。工作勤勤恳恳,同事和学生们都很喜欢她。可她在两天前无故旷工了。年级主任给她打电话询问情况,一个自称她哥哥的人回答说这两天沐橙生病了,需要请两天假在家休息。年级主任看在苏沐橙平时表现良好的份上也没多说什么,只让他转告苏沐橙下次早点请假。



今天是第三天。苏沐橙还是没有出现在学校。年级主任再打她电话时已经打不通了。于是他找来苏沐橙的档案,拨通了紧急联系人的电话。



叶修因为工作已经连续五天没有回家了。他有些懊恼。他妹妹苏沐橙因为他的失职而失踪了。如果他能挤出时间回家或是给苏沐橙打哪怕一个电话,事情都不会是这个样子。



他必须快点找到苏沐橙。



叶修还没来得及给局里请假就跑回了家。他跑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面色白里透青,嘴唇发紫。他知道他的心脏病又发作了。



七年前叶修被查出患有心脏病。但他瞒了下来,依旧和平时一样拼命工作。这就导致了他的发病越来越频繁,身体每况愈下。



韩文清曾经撞见过一次叶修发病。那是他查出患病还没过多久的时候。那时苏沐秋才刚刚离开。叶修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苏沐秋的墓前不停地哭,哭着哭着就开始咳嗽,胸痛,喘不上气。



韩文清心疼得不行,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在路上,叶修意识都已经不清了,还硬撑着说让韩文清帮他保密。韩文清没有办法,只能点了点头,然后目送他进了急救室。



过了十五个小时叶修才被推了出来。韩文清守了他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他才睁开眼睛。韩文清劝他不要再当警察了,他的身体吃不消。叶修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办法,他就是喜欢警察这个职业,喜欢到随时可以为它献出自己的生命。



叶修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还没什么力气,说出来的话软绵绵的,但韩文清却听出了话中的坚定。



在听到那样一句话、望进那样一双眼睛后,韩文清什么劝他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含了几片进去就又往家赶。家里很乱,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掉在了地上。



叶修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叶修警官。”



“你是谁?”



“苏沐橙在我这里。”



“你想干什么?”



“放心,如果你乖乖配合,我不会要她的命。”



“条件?”



“今天晚上十二点。盛华工厂。一个人来。如果让我看到第二个人,后果……”



“好。”



叶修挂断了电话,脑子飞速运转起来。电话那端是个男人,没用变声器,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但叶修始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而电话里提到的盛华工厂,是个已经被废弃的工厂,位置偏僻,白天也少有人经过。



叶修明白这次苏沐橙被绑架针对的是他自己。他做警察七年了,得罪的人只多不少。要说绑架他也就算了,叶修最不能忍受的是别人动他身边的人。



这会让他很生气。



叶修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警局的其他人。一是不想连累他们,二是不能让苏沐橙受到一点点伤害。



他有信心将苏沐橙完好无损地带回来,他唯一担心的只有他这颗不安分的心脏。



————————————————————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写什么。

我的逻辑被吃了。

本来想写成长篇的,后来发现写得太渣了,根本写不动,所以这可能是个短篇。

一周一更吧。

哦对了,除了苏沐橙,其他人都是修修的同事。

评论(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