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9)

 
    伊东甲子太郎走了以后,近藤勇便开始了他的计划。他找来土方岁三、斋藤一和原田左之助等人,准备在一周后暗杀伊东及其同党。

    总司躺在床上,时不时咳嗽几声,显得很没精神。土方和山崎来看他的时候经常会带些好吃的东西,可他什么也吃不下,即使吃了也会马上吐出来。

    他愈发消瘦的样子让每个人都十分心疼。

    “清光,我觉得我该离开了。对他们来说,我已经没有用处了。可是一想到要离开,我就舍不得,心里也难受。你说我是不是挺自私的?”总司苦笑。

    “不是这样的。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劝我留下来的了?我都可以留下来,你为新选组做了那么多,也没理由要走。你真想要留下来,那留下来便是。”我看着总司,语气坚定。

    “清光,你真好。”总司把手伸出来,握住了我的手。

    天气有点凉,总司的手也是凉的,但我却莫名觉得浑身燥热。于是我俯下身,在总司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总司起初有点惊讶,黑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后来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嘴角向上弯了弯,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可这笑容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悲伤打断了。

    “清光,我没剩多少时间了。我什么都无法给你。”总司的眼里起了一层薄雾,整个人看上去无辜又无措。

    “总司,你知道的,我喜欢你。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我只希望能一直陪着你。你曾说过你做的决定谁都无法干涉,而我做的这个决定同样谁都无法干涉。总司,留下来。让我陪着你,让我和你在一起。”说完这句话,我就把头低了下去。

    “我也喜欢你,清光。”总司拨开了我额头上的碎发,蜻蜓点水般地吻在了上面。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总司的呼吸声突然变得沉重,好不容易半撑起来的身子又跌了回去。他在被子里缩成一团,额头上冷汗直冒,像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我握着他的手,轻轻唤着他的名字,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我面前昏了过去。

    巨大的无力感向我袭来,我的心脏像是被刺穿了一样疼得发慌。眼前的人那苍白的脸色和毫无血色的唇预示着他的生命已经所剩无几。

    我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在心里拼命地祈求。祈求上帝能多给他一点时间,祈求上帝不要将他从我的身边带走。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