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病叶】潮汐

*百粉点梗第三篇  @南邪   @一腔野   @情城er   @奚格的沙漏(不知道为什么艾特不了( •̥́ ˍ •̀ू ))

————————————————————

休假的时候叶修本想久违地去体育馆锻炼一下,结果刚走进网球场就被一颗突如其来的网球砸中了肚子。


叶修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却还要装作没事人一样回应着那个不断道歉的年轻人。


十几岁的时候叶修就有了胃病。开始是因为年少离家没钱养活自己所以经常饥一顿饱一顿,殊不知这就是胃病的萌芽。后来遇上了苏沐秋,两个人惺惺相惜,在警校里也经常一起不知疲倦地训练。于是叶修的胃病就这样越来越严重。再后来他们警校毕业,苏沐秋在执行一次任务时不幸牺牲,叶修就更加没日没夜地投入到工作中,连一点儿喘息的时间都不给自己。


一晃十年过去了,叶修一直是一个人,胃疼的时候经常连止痛药都不吃,就咬牙忍着,体味着疼痛带给他的清醒感。


他其实早就放下了。之所以这样,只是多年的习惯使然。他在贩毒集团做了七年的卧底,理智告诉他不能与任何人深交。


在集团被一网打尽时他得到了一个月的假期。同时得到的还有他们被抓进去时看向他的眼神。


那是浓烈的、几乎要把他吞没的恨意。


他当警察十年了,可真正待在警局的时间却不多。当他时隔七年再次回到警局时,熟悉的面孔几乎都没有了。


那些嫩生生的新人们见到他,眼里有疑惑,有好奇,有排斥,唯独没有信任。


是啊,在那种地方待了七年,虽然最后完成了任务,可难保内心不会受到动摇。


叶修是了解自己的,但别人不了解。猜忌和怀疑像一根刺,扎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不舒服。他能做到不去在意这些,可也抵不过内心的疲惫。他身上的弦已经紧绷了七年,再不放松就要断了。


抓捕行动成功的时候叶修就萌生了退意。他想好好理理脑子里纷乱的头绪。


被那颗球砸中的一瞬间,叶修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想要大口呼吸新鲜空气,也想要努力听清年轻人的说辞。他像是一个在沙漠里找不到水源的旅人,也像是一条被随意扔上岸的游鱼。他在清醒与恍惚之间拼命挣扎。


年轻人走了以后,叶修才迈开步子准备回家。他走得极慢,原本十五分钟的路程他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到家时他已经完全脱力了。他靠在门上,身体不住地颤抖。明明是冬天,他却出了一身汗。


他的牙齿在打架,手握成拳一下一下砸向胃部。他再没有走到药箱前的力气了,他几乎要被痛晕过去。


后来他真的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天已经黑尽。他到厨房熬了碗白粥,就着白粥吞了几粒止痛药。


叶修想,人心真是世界上最难懂的东西。好比今天砸到自己的那个年轻人,叶修能感觉到他的道歉十分真诚,毫不敷衍。又好比警局里那些朝他投来的不信任的目光,明明他才立了个大功。


叶修决定先休息一年,把身体养养。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糟蹋自己的身体,身体早就已经吃不消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强迫自己做些什么,也无法去指责那些对自己抱有偏见的人。


毕竟,怀疑根深蒂固,信任难能可贵,这才是常态。


叶修觉得自己变了。不再年轻,不再朝气蓬勃,不再对一些事情满怀热忱。现在的他内敛,沉静,看淡了许多事。


或许那七年真的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叶修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面色苍白,一脸病容。一点儿也不像个警察。忽然他腿一软,猝不及防地跪倒在了地上。他感觉上腹部像是要烧起来,浑身一点力气也无。喝进去的白粥此时变成了毒药,搅得他不得安宁。


他是真的需要休息了。


————————————————————

我觉得这两天的我好勤奋。

我也不知道你们想看的病叶是怎样的就这样写了。

修修一直以来都是个强大的人,但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我希望看到他的脆弱,他的情绪,和一些其他的什么。

即便是这样,他也依然是那个强大的,令人骄傲的,让人喜欢的叶修。

评论(12)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