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7)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走上了回屯所的路。总司和山南敬助骑马走在前面,我则晃晃悠悠地跟在后面。

    总司说了很多话,从他出生开始,一直说到新选组成立前。山南默默听着,时不时点头微笑,眼里尽是宠溺。

    我们回程的速度显然比去时的速度要快,不到下午四点就抵达了屯所。总司去找土方岁三,山南则站在院子里望着天空出神。

    不一会儿,土方岁三出现在了山南面前。

    “你清楚该怎么做吧。”土方对山南说。

    “清楚。”山南笑着回答。

    于是土方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山南敬助跪坐在地上,拔出腰间别着的剑,静静地按照队规切腹自尽。为他介错的人是总司。

    我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山南的头落在地上。那一瞬间我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感觉。心痛?惋惜?悲伤?亦或是麻木?

    我觉得这一切很不真实。明明几分钟前还好好的人,转眼就没了。

    围观的人有很多。其中还有好些人在笑。可我笑不出来。

    这天晚上总司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连晚饭都没吃。我不能去打扰他,我认为他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走出来。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给他一个不受打扰的空间,让他独自品尝和消化这一切。

    要忘掉这件事或是对这件事释怀,其实挺不容易。尤其是对总司这样的重情之人来说。但我相信总司,他的强大可不仅仅是在剑术上。

    我走出屯所,想去给总司买点豆平糖。刚出门就看见了那个女人。

    山南在岛原的女人。

    她在哭。也许已经哭了挺久了,眼睛又红又肿。可她依旧很美。我和她并不相熟,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于是我便假装没有看见她。

    几个月之后我才听说自那晚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岛原过。

————————————————————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

突然发现时间线乱了。

应该是山南敬助这事先发生,然后再搬屯所,然后松本医生再来。

已经这样了也没办法啦。

之后就要到油小路事件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