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6)


    吃过饭之后我和总司继续赶路。天刚刚擦黑的时候在一家客栈里看见了山南敬助。他在喝茶,看上去悠闲又优雅。

    他好像知道我们会来,不躲也不逃,气定神闲地坐在那儿,享受着人生中最后的从容。

    “来啦,总司。”他甚至还笑着打起了招呼。

    “来了。”总司走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也喝起了茶。

    “山南先生,您还记得新选组刚成立的那天吗?那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您在木板上写下新选组几个字并把木板挂起来的时候,我觉得非常开心。比我们还在近藤先生的道场时还要开心。因为我们正在把脑子里的那点想法逐渐变成现实。两年过去了,有句话说的没错,人是会变的。”

    “我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只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我还是觉得太快了。这世道一直在变,近藤先生和土方先生也在变,您倒是没怎么变。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当初聚在一起的那些人,最后究竟会如何呢?不过你我却是都看不到结局了。”我还是头一次听见总司说这么多话,他的嘴角翘起,却不是在笑。

    “怎么,总司也不想待在新选组了?”山南听了总司的话,有些疑惑地看向总司。

    “非是不想,而是不能。我的身子不太好,留给我的时间并没有多少了。”总司边喝茶边说。

    “那你不好好在屯所休息来追我做什么?天气多冷啊。他们都不知道吗?”山南有些着急了。

    “他们呀,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吧。我来这里,就是想和您说说话。我们有好久都没有好好聊过了吧。”总司的脸色苍白,声音也有些不稳。但一双眼睛黑黑亮亮的,直直盯着山南,倒叫人瞧出几分坚定来。

    山南不说话了,似乎沉溺于往事之中。时而欣喜,时而无奈,最后悉数化作哀伤。

    “天不早了,睡觉吧,明早八点,回屯所。”总司犹豫了很久,最后艰难地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山南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又冲总司笑笑,表情恢复成了以往的温和。

    这天晚上很冷,我罕见的失眠了。总司和山南睡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呼吸平稳。

    但我觉得我们谁都没有睡着。

    天很快就亮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