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5)


    山南敬助擅自脱队。

    早上刚醒的时候我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总司早就醒了,在院子里发呆。

    新选组乱成了一团。倒不是说以前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只是这次闹得比较大,毕竟山南的身份摆在那里。虽然伊东甲子太郎的到来使山南的地位有所下降,但也并非毫无影响力。当然,更多的人只是在看热闹,或者说只是想看山南的笑话。有好多人老早就看不惯这位装模作样的参谋了。

    我替山南不甘。任劳任怨这么多年,到头来人命却成为了众人口中的谈资。又荒唐又可笑。我突然想起那日他与一名女性并肩而行的画面了。那像是战争时期的一幅难得的水墨画,但很快就被血污和硝烟掩埋不见了。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总司主动接下了带回山南的任务。我本以为对这件事他应是避之不及的。但他什么也没说,接下任务就招呼我收拾东西,然后骑马上路。

    雪落在总司身上,看起来整个人都有些不真实。总司现在在想些什么呢?三个小时过去了,他连一句话都没说,也没见迟疑,就这么一直前行。

    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从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前方的身影好像离我越来越远,但当我凝神细看时,却发现居然触手可及。

    雪停了。路上还有些积雪。总司也停了下来。他翻身下马,把马拴住之后朝我走了过来。

    “清光,休息一会儿,去吃个饭吧。”他说。

    这是他隔了三个多小时的第一句话。我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机械地点了点头,跟在他后面走。

    然后他停了下来,捂着嘴咳嗽。咳得有点狠了,雪地上都被染了点红。

    然后他转过身来,冲我笑。

    “漂亮吗,清光?像不像一朵花,雪地里开出来的花,红颜色的,就这么一朵。”他说。

    他就站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嘴角还挂着笑。我忍不住抱了抱他。他有点惊讶,但也没有挣脱。于是我抱得更紧了。

    “你知道吗?要不是我这身份,要不是我这身体,我还真想和你在一起。”他说。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什么也说不了。他给了我几颗甜枣,又给了我一闷棍。我感觉不太好受。

    “走吧,吃饭去。吃完饭去找山南先生。”总司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和平时一样,我沮丧的发现我一点都不懂他。

————————————————————

然后我想说的是没有存稿了

接下来可能周更也可能

嗯 看情况吧

结局差不多想好了

不会坑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