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4)


    最近屯所里总在传山南敬助从岛原找了个女人回来。我把这件事告诉总司时总司正坐在桌旁喝茶。他像是早料到一般,抿了口茶,微微一笑,说:“真好。”

    总司十分尊敬山南敬助,这是屯所里的人都知道的事儿。山南知书达礼,温文尔雅,又写得一手好字,与屯所里的五大三粗们格格不入。许多人都挺不待见他,可偏偏总司老喜欢粘着他。

    我承认山南敬助是个性子很好的人,但我觉得他并不适合新选组。这并非是说他不擅长使用刀剑,相反,他的剑使的比屯所里大部分人都好。他像是一位风度翩翩的教书先生,却不知为何掺和进了这遍布鲜血的丑陋舞台。

    我不相信总司会看不出来这一点,但他却从来不谈,就像是在有意避开些什么。

    自欺欺人。这是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以前我发现总司的病情却不敢相信时是这样,现在总司避而不谈山南敬助与新选组格格不入这事儿时也是这样。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冬天到了。早起去巡查时下起了雪。雪并不大,落在身上的瞬间就融化了。

    “真冷啊。”总司的脸色苍白,耳朵却被冻的通红。

    “叫你不多穿点儿。”总司穿着一件不太厚的外套,在人群中显得有些单薄。我走上去,用还带着点温度的手把他的耳朵捂住。

    这个姿势让我和他的距离变得很近。我看着他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下的眼睛亮亮的,还带着点惊讶和微不可察的害羞。这样的总司看起来像是十五六岁的青涩少年,我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发。

    “清光,你的手真暖和。”总司对着我笑,眼睛弯弯的,嘴角也扬起好看的弧度。我想,这是一个真心实意的,特别好看的笑容。

    只可惜我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

    回屯所的路上我看见了山南敬助和一个女人。山南撑着伞,和女人有说有笑。女人生的小巧而精致,和儒雅的山南走在一起就像是一幅画。

    真好。我突然想起总司说的这两个字。是啊,真好。

    我看向一旁的总司,总司的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山南敬助和女人走的远了,总司似乎并没有看见他们。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