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2)


    松本医生走了以后又过了几天,总司还是和往常一样,似乎并没有因为生了重病而沮丧。我一直想找总司聊一聊,但却苦于如何开口。

    当得知总司的病情时,我整个人都崩溃了。为什么是总司?他才二十三岁啊。他这么天真,这么温柔,我这么的…喜欢他。

    如果我能早点注意到他的不对劲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如果我能早点狠下心来让他去看大夫情况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糟了?我好恨这样的自己,软弱,无能为力,自欺欺人。

    “清光,你有话对我说?”总司还是注意到了我的不对劲,即便我以为我已经掩饰的足够好。

    “没…没有。”我无论如何开不了口。

    “我和松本医生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总司笑得云淡风轻。

    我点了点头,不敢看他。

    “你知道吗?我这个人从小就没有什么优点。个子小,又不甚聪敏,比起两个姐姐来差得太远了。所以当近藤先生夸我在剑术上很有天赋时,我真的很开心。自那以后我就一直拼命练剑,为的是能够再听到他的表扬。我呢,一直都很希望做一个能够帮助到别人的人,我希望自己能够被他人需要。我现在还不至于握不起剑,所以我会留下,我想帮近藤先生实现他的愿望。等到我再也无法战斗的那一天,便是我离开新选组的时候。清光,这就是我的决定。”总司的声音很轻,也很平稳。

    一滴,两滴…我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我忙用袖子擦干,可眼泪却越来越汹涌。

    “清光,你怎么哭了?该哭的人是我呀。”总司浅笑。

    看到总司的笑容,我的心就像被刀子割了一样难受,我感觉难以呼吸。

    “清光,进屋吧,别哭了。我出去巡查,一会儿就回来。”我望着总司远去的背影,忽然想起新选组刚成立的时候,总司也是这样,穿着白衣,轻轻浅浅地笑着,转身走出门口,然后越走越远。

    我不会再让你走远了。我这么想着,然后擦干眼泪,跟在了总司后面。

    总司走得很慢,时不时地偏头咳嗽一声。我就这样跟在他的后面,无视行人的目光,无视周围的景色。

    我觉得我的眼里装不下那许多。甚至很长时间以来,只装得下走在我前面的那个清瘦的身影。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