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1)


    在西本愿寺待了几个月,总司又恢复了他平日里活泼的模样,但我却始终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上午八点,正当总司带着我和一分队准备去例行巡查时,土方岁三走了过来。

    “总司,今天我约了松本医生来给队员检查身体,你们等检查完了再去巡查。”

    “好。”总司怔了怔,眼里尽是无奈与苦涩。

    没过多久,松本医生便到了。总司刻意走得很慢,排在了队伍的末尾。等终于轮到总司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呈现出了疲态。松本医生问了他一些问题,随即皱起了眉头。

    片刻之后,松本医生轻轻地对总司说了句好,然后开始整理药箱。总司走到院子里,出神地望着那些开得正好的花。

    松本医生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后。

    “松本医生,这些花是不是开得很漂亮?”总司感觉到了来人。

    “是啊…”松本医生附和。

    “可惜它们能绽放的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总司转过头,冲松本医生笑。

    松本医生没有说话。

    “肺痨,是吗?”总司又开口道。

    “总司,你…”松本医生吃了一惊。

    “松本医生,我活不了多久了。”总司的语气没有起伏,就好像他们在聊的仅仅是天气问题。

    “别这样说,你只要找个地方好好休养…”

    “松本医生,我希望你不要告诉他们。”松本医生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总司打断了。

    “可是,你的身体…”松本医生再也说不下去了。

    “松本医生,你看起来很难过。”总司眨了眨眼睛,又笑了。

    “我…”

    “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终有一死,只是先后顺序不同。不用目睹重要之人离去,我是不是比他们要幸福一点?哈哈,这样说来我还真是自私。”总司的嘴角仍旧扬起,只是眸子里似乎有泪光。

    “像你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松本医生又开了口。

    “那你可要记住我呀。”说完这句话,总司就离开了,松本医生站在那儿,眼神有些悲伤。

    这一刻我突然很害怕见到总司,怕我在他面前忍不住眼泪。

    我一直担心的事情终究变成了现实。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