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9)


    总司晕倒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就在我急得满头大汗之时土方岁三一脚跨进了道馆。看到晕倒在地的总司,土方没有太过惊慌,只是一把将他抱起然后风风火火地赶向卧房。

    “加州,总司最近的身体情况如何?”土方紧紧地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一直有些咳嗽,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想总司应该不喜欢我在别人面前乱说话,因此也就不敢多说什么。

    “是吗?那可能是感冒一直没好,又没休息好的缘故吧。总司这小子打小体质就比较弱,一感冒不折腾个十天半个月是好不全的。这样吧加州,你好好看着他,我去叫厨房做点粥,等他醒了告诉我一声。”土方说着就往外走。

    等到卧房里就剩下我和总司的时候,我的心脏开始不安分起来。我仔细端详着总司的面容,原本有些肉的娃娃脸变得棱角分明了许多,眉头微微皱着,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汗珠。

    说不心疼是假的。在我印象里的总司是那个始终带着孩子气的微笑的总司,是歪着头故作可爱的总司,是经常同别人开玩笑的总司,是握着剑寒气逼人的总司,是一直用温柔目光注视着我的总司。可现在的总司就躺在那里,整个人看起来苍白无力,我是真的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他。

    我打来一壶水,轻轻地将总司脸上的汗水拭去,然后转过身,不再看他。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我都快要睡着的时候,我感觉有一只冰凉的手悄悄握住了我的手。

    总司醒了,有些抱歉的看着我,对我说,“清光,又让你担心了吧,最近我总是这样。”

    “总司,我们去看看大夫吧。”我轻声说。

    “我没事,只是累了,以后多注意……”

    “没事?没事的人会晕倒?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算我求你了总司,我们去诊所吧,把身体养好再回来好不好?”还没等总司说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大概真的是有些气急败坏了。

    “我不去。清光,你该知道我决定的事情别人再怎么劝都是徒劳。哪怕这个人是你。”总司的语气很坚定。

    总司的脾气我大约是知道的,所以我也没再劝,而是走出房门通知土方岁三。

    晚上八点,土方岁三端着一碗白粥来到总司的卧房。总司笑盈盈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先前的疲惫。

    “总司,感觉怎么样了?看你的气色应该是好了大半了吧。来,把这碗粥喝了。”土方只有在面对总司时才会显露出自己温柔的一面。

    “土方先生,我没事了,只是这粥里怎么都没有肉呀。”总司装出一副不满的表情。

    “你这小子,我都把粥端到你面前了,还挑三拣四。”土方有些无奈。

    “知道了,我喝了便是。”总司到底还是把一碗白粥喝了个底朝天。

    “对了,近藤先生刚才在说搬迁屯所的事儿。估计是伊东一直在他耳边煽风点火。”土方有些不高兴。

    “最近新选组招募了不少队士,这儿的地方确实有些不够了。近藤先生或许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吧。对了,我们要搬去哪里呀,土方先生。”总司笑着问。

    “西本愿寺。说是近几日就准备动身。”土方看起来有些烦躁。

    “这么着急啊。”总司好像不太舍得离开这个地方,但也只是幽幽开口说了这么几个字。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