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7)


    池田屋事件之后新选组名声大噪。近藤勇开始频繁地与幕府高官往来,向来不善言辞的他发言时居然也能说得头头是道,只是仍然能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些许的乡野气息。这点他自己也非常清楚。因此打从他一见到伊东甲子太郎,就对他颇有好感。

    伊东甲子太郎其人,学识渊博,能说会道,和藤堂平助同为北辰一刀流,剑术造诣也极为深厚。

    彼时的新选组,骁勇善战者不在少数,但能出谋划策之人除了山南敬助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可近藤勇最近有些看不惯山南,觉得山南制定的方案过于保守,究其原因应为其自身的软弱性。于是近藤便想方设法地想把伊东拉拢到新选组来当参谋。也不知伊东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一下子就答应了。近藤只当他爽快,心里对他的赞赏又多了一分。

    当消息传到屯所时,大家正在用午饭。土方岁三皱了皱眉头,显然不曾听近藤说起过这事儿。永仓新八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藤堂平助则显得很开心。总司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抬头看了看山南敬助便又低头吃饭。山南看起来有些不愉快,匆匆扒了几口饭便起身离开,接着我和总司也离开了。

    总司追上了山南敬助,笑着对他说,“山南先生,今年夏天可真热呀,不太好过吧。”

    “是啊,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人。”山南敬助答道。

    “但是再怎么不好过,日子总会过去的,您说是吧,山南先生。”总司调皮的看着山南敬助,那调皮里又带着一丝认真。

    “会过去的,但也会再来。总之无法避免。”山南敬助苦笑。

    “山南先生有些消极啊。”总司收起了笑容,轻声道。

    “或许是吧,总司你倒是一直都很开朗啊。”山南敬助说着揉了揉总司的头发。

    总司看着山南敬助,绽开了一抹笑容。那笑容很美,像盛放的花朵。

    告别了山南敬助,总司掩着唇快步朝卧房走去。这几天总司总是很容易就会累,咳嗽也一直没有停过。好在每天除了例行巡查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任务。

    “咳咳…咳咳咳…”一阵让人心惊的咳嗽声从总司的卧房里传来。我赶忙跑过去,却不知道该做什么。等到咳嗽声终于停止,我看见眼前的人弓着腰,有些艰难地喘着气。

    我知道他一定不希望有人扶着他,所以我只是默默看着,始终没有上前一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