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6)


    连续几日的降雨丝毫没有缓解夏季的高温。甚至雨刚一停,暑气便更甚了。总司背上的伤口似乎好了,胃口也比前几日大了不少。

    自那日以来已经整整三天了。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散步聊天,只是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了。

    “清光,腰伤好些了吗?”总司歪着头,苍白的脸上似乎染上了点红晕,显得尤为可爱。

    “好多了。”这两天确实感觉好了些,至少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会再被疼醒了。

    总司笑了笑,不再说话,而是望着天空出神。不知看了多久,兴许是有些累了,总司终于收回了视线。掩着唇咳了咳,抬头看向我时脸上已经带了些孩子的天真。

    “清光,我们去看看今天厨房里烧了些什么好吃的好不好?”这分明是疑问句,可还没等我回答,总司就拉着我在走廊里狂奔,没跑几步就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停了下来,咬着嘴唇有些委屈地看着我,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清光,我忘了你近期需要好好休息了。”

    尽管已经在总司身边待了两年多,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吃惊之余还有点想笑。更何况才跑了几步而已,我的腰并不怎么疼。于是我忍住笑意,回答道,“我又不是需要小心轻放的瓷器,至于吗跑几步就把你担心成这样。

    就在这几日,我和总司亲近了许多。我不再叫他主人,措辞也不再那么拘谨。总司没有说什么便是默许了吧,这让我很高兴,脸上的笑意再也藏不住。总司看着这样的我,虽然很疑惑,但也知道了我并没有什么事,就拉着我又往厨房走。路过土方岁三的书房时,总司停了下来,冲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朝着土方岁三靠近。正写着什么的土方根本没有注意到总司的靠近,直到总司逮着土方停笔的瞬间夺走了纸,土方才诧异地转过头来。

    “什么嘛,居然不是俳句。”总司有些不开心地嘟囔着。

    “总司你小子,伤养好了就开始上窜下跳,看来我真得好好管教管教你了。”土方岁三脸微微红着,佯装生气地朝总司发脾气。

    这我倒是没有想到,一向面若冰霜的土方岁三居然会在听到俳句二字的时候,脸上呈现出少女般的…嗯…娇羞。还真是看了一场好戏。

    土方岁三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新选组成立了这么久,没有规矩想来也是不大好的,所以我和近藤先生商量了一下,定了几条规矩。”

    总司撇了撇嘴,开始打量起被他遗忘了半天的那张纸。看完了那张纸上的内容,总司罕见地有些动摇。于是我也凑上前去看了个究竟。

    “挺好的,不愧是土方先生。”说完这句话,总司就拉着我走出了土方岁三的书房。

    “你是不是对纸上的内容有些不满?”走到院子里,我轻声问道。

    “没有啊,我并没有不满。只要是近藤先生和土方先生认定了的事,我都没有不满。我来新选组,只是因为我的剑术能够帮到他们罢了。”总司扶着樱花树的树干,又淡淡地开口,“我不像近藤先生和土方先生那样有理想,也没有资格说什么。说到底我也只是个杀人的工具而已。不过新选组若是能像这樱花一般在花期到来时开得灿烂就好了,即便是很快就会凋谢。但至少盛开过不是吗?不满也好,怨恨也罢,我没有这些感情的。我会跟着他们走,直到再也跟不上为止。”

    总司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神色很平静,而我却如同坠入了深海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