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5)


    这几天腰痛折磨得我难以入睡。总司虽然背部有伤,但还是一直在我身边照顾着我,生怕我一个操劳过度恢复得不理想。其实更应该被照顾的人是他。虽然他从来不说,但我能感觉到他在极力隐忍。我真的很心疼,但却不能拆穿他。他一直在用笑容假装他自己很好,我也对他回以微笑就好像我不知道他其实并不好。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疯掉。腰上传来的剧痛好像不会停止,而总司一如既往的温柔更是在变相折磨我,更恼人的是在我发现我再也不能变回刀时的那种无力感。

    呵,加州清光,你还真是没用。你再也不能作为一把刀挡在总司前面保护他了。作为人的你体格不够健壮,不会剑术,腰部还受了伤,这样的你还有什么资格留在总司身边?只会拖累他罢了。

    凌晨一点整。总司在我旁边睡着,我能听到他清浅的呼吸声。我扶着腰,慢慢坐了起来。拿出先前藏好的两张信纸,我开始写信。一封写给总司,谢谢他这些年对我的照顾,一封写给安定,让他代替我好好照顾总司。一刻钟以后,信写好了。我拿起不多的几件行李,轻手轻脚地朝门口走去。

    “清光,你想干什么?”总司的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我…”没想到总司竟然醒着,我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你变成这个样子是我的错,…咳咳…是我亏欠了你。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为什么非要选择离开?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难道你认为你是现在这个惨兮兮的样子就会拖累我吗?你也太小看我了。对我而言,你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一把剑。除非我死了,否则你哪儿也不许去。”这句话总司说得很费力,但语气里却有种不容反驳的意味。

    我的身子僵在原地,没有向前走一步,也没有往回走一步。

    “清光,你回来吧,不要走了。”总司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只是那种温柔里竟带了些许的哀伤。

    我终于绷不住了,没有理会腰上传来的阵阵剧痛,跪在地上号啕大哭。直到我哭得累了,声音渐渐变小的时候总司才走上前来。他把我搂在怀里,说:“清光,把眼泪擦干,东西放回去。今天的事我就当做没发生过。只要我还在新选组一天,我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只是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呢,我不知道,只怕以后会是我拖累你呀。”总司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一句几乎细不可闻。可我还是听见了。

    总司的怀里有股淡淡的香气,让我觉得很温暖,让我想要留下来。我到底还是被总司牵着鼻子走了。

    我叹了口气,把东西放回原来的位置,铺开褥子躺了下去。总司走到桌子前,点了一盏灯,静静地看着我。过了许久,他灭了灯,在我旁边躺了下来。

    这一晚我们都没有睡着,也没有谁开口讲话。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