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4)


    还没等总司反应过来,背上已经挨了一刀。总司勉强直起身子看清了来人,此人是长州藩的吉田稔磨。总司正欲还击,身子却支撑不住似的颤了颤,一大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涌而出。吉田稔磨没有错过这个良机,一脚把总司踹到了地上,用手掐住了总司的脖子。总司的脸由白变红,就快要喘不上气了。

    我心里好害怕,真的好害怕,怕总司就这样离开我了。总司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把我握得更紧了。吉田稔磨想把我从总司的手里抽出来,扔到一边去,因此减轻了手上的力道。就在这时,总司挣脱了吉田的束缚,踉踉跄跄地起身,后退了几步,摆出了天然理心流的招式-平青眼。似乎就在一瞬间,吉田稔磨倒在了地上。我还没来得及欢呼,就觉得身上钻心的疼。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看到眼前的一幕我还是不肯相信。

    我,加州清光,刀尖被折断了。

    仅仅过了几秒钟,总司就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把断了的部分小心翼翼地拾起,嘴唇止不住颤抖。他像捧着心爱的宝物一样地捧着我,眼眶里蓄满了泪,但终究是没有落下来。

    然后,猝不及防地,他晕倒在了地上。

    片刻之后,土方岁三带着队伍匆匆赶来。这时战斗已经基本结束。土方皱了皱眉,命人把藤堂和永仓抬了出去,四下看了看,这才注意到倒在地上的总司。

    “总司,你怎么了,快醒醒!”土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来,着急地摇晃着总司的身体。

    “土方先生,…咳咳…我没事,…咳咳…只是…咳咳…清光断了,快…咳咳…救救他。”总司被土方摇得十分难受,睁开眼睛的同时就开始剧烈地咳嗽。

    “还说没事,咳成这个样子,嘴角的血又是怎么回事?”土方抬手把他唇边的血拭去,又慢慢的把他扶了起来。

    “我真的…咳咳…没事,只是最近有些感冒,嘴角…咳咳…的血兴许是和别人…咳咳…打斗时溅上的,…咳咳…不是我的血。不说这个了,先救救…咳咳…清光好吗?”总司几乎是用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在对土方说话,夹杂着咳嗽声,苍白的脸上疲态尽显。

    “好好好,救清光,回屯所我就请松本医生过来,你也不准逃。”说罢土方一把抱起了总司,让斋藤一留下来善后,自己和其他人先一步回了屯所。

    我们才刚到屯所,松本医生就背着药箱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按照总司的意思,松本医生先给我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

    “加州清光,腰部严重受损,最理想的恢复情况是只要不久坐或者久站,就并无大碍。”松本医生对我说。

    “那么不理想的状况呢?”总司问。

    “时常会有强烈痛感。不过只要近段时间好好休养,就不会有太大问题。”松本医生答道。

    “听见没有,清光。这段时间你就待在屯所里好生休养。对了,先不说你的事儿了”,总司转向松本医生,“松本医生,我背上中刀了,快帮我包扎一下。”总司冲松本医生撒娇。

    其实我明白总司为什么这么做。他知道以松本医生的医术一定会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异常,但他并不想让这件事情曝光,于是装做不经意地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背部的伤口上。

    这还真是自尊心很强又很倔的性格呢。为什么不说出来呢,就告诉我也不行吗?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