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3)


    进入六月以后,天气突然间就热了起来,即使是晚上也闷得慌。就说从卧房到屯所门口的这一小段路走下来,总司已出了一层薄汗。

    十点整,天已黑尽。土方岁三清点了人数,开口道,“想必大家也知道,这次我们要对付的长州藩士极其难缠,特别是桂小五郎、吉田稔磨等人,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交锋时务必要小心谨慎。待确定了真正的地点,另一小队火速进行支援。”说罢土方岁三就带着二十人的小队往四国屋的方向走去,与此同时近藤勇也带着我们前往池田屋。

    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偶有一两个也都是步履匆匆。总司走在近藤勇的旁边,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显得十分高兴。

    “总司,是不是在屯所里待久了有些坐不住,不然今天一出来怎么兴致这么高?”近藤勇宠溺的看着那个就像自家亲弟弟的人,不经意的弯了弯嘴角。

    “不是这样的,近藤先生。我呀,是因为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出战了,有些高兴罢了。”总司长长的睫毛下的眼睛亮晶晶的,用孩子一样天真的表情望着近藤勇,仿佛他们只是在去郊游的路上。

    总司是在九岁的时候被姐姐送到近藤家的道馆的。他那时候个子小小的,看着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没少受到别人的欺负。是近藤发现了他在剑术上的天赋,也是近藤一直在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在这十几年里,总司一直很依赖近藤,所以当近藤说想离开道馆去京都一展身手时,总司毫不犹豫地选择跟着近藤走。当然,这些话我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毕竟我和安定是总司在将要离开家乡时才买下的。现在看到总司只是跟近藤一起出战就如此开心,更加印证了我听来的这些话绝非虚言。但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竟涌起些许苦涩。

    眼前就是池田屋了。我们在池田屋的门口看见了打扮成药贩子的山崎的身影。

    “一共二十余人,全部集中在二楼。”山崎边开门边低声对近藤说。

    看来就是这里了。我在心里默默的叹气。说句自私的话,我更希望敌人在四国屋。如今总司的身体抱恙,我并不想让他在这个时候消耗过多的体力。可惜事情总不遂人愿。

    “岁三他们应该还要一些时候才能赶来,我们不能再等了,现如今最重要的是不能放跑他们任何一人。周平、山下,你们守着前门,山田、佐藤,你们去后门,其余的人跟我来。”近藤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开口道。

    总司跟在近藤后面,率先杀上了二楼。二楼的长州藩士起初措手不及,有好几人还没拔出剑就被近藤和总司砍死了。但他们毕竟不是泛泛之辈,加之人数众多,很快就扳回了局面。经过半个小时的激烈战斗,藤堂平助的刀被砍断,永仓新八的头部受到重创,失去战斗力。长州藩士还有十余人,而新选组只剩下了近藤和总司。

    “近藤先生,你去藤堂和永仓先生那里吧,这里我来应付。”总司笑着对近藤说。

    “好,那你自己千万当心。”近藤看了一眼总司,转身离开。

    近藤刚一离开,总司就开始不停地喘气,握着我的手也在颤抖。有六个人围着他,此时我只希望总司能再和他们僵持一会儿,坚持到土方岁三的队伍过来。但总司好像不这么想。尽管他已经体力不支,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朝那六人砍去,并且脸上的表情愈发狠厉。

    不出一会儿,那六人均被总司砍倒,失去了生气。我暗暗松了口气,可还没等这口气出完,就看见总司一脸惨白,一手握着我,一手撑着柱子,背对着近藤他们死命的咳嗽。我虽然很着急,但现在我是总司的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总司消灭全部敌人。

    既然那六人都已死亡,那么这屋子里应该没有其它敌人了吧,我这么想着。殊不知暗处有一个身影悄悄朝总司靠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