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2)


   这天总司带着我出门巡查。他脸上挂着孩子般顽皮的笑容,趁我一个不注意就钻进店铺里去买豆平糖,看我东张西望地找他时才慢慢从铺子里出来,嘴里还嚼着刚买的糖。看着他的样子我几乎都快忘记了前几天那个躲在角落里咳得满面通红的人是谁了。

   “清光,把手伸出来。”总司看着我,一脸笑意。

   我乖乖伸出了手,脸却羞红了。就在总司捧着一大把糖想要放在我的手上时,糖却一下子全掉在了地上。我看向总司,他捂着嘴拼命地咳嗽。我吓坏了,想上前去扶着总司,总司却摇摇头,开口道,“糖…咳咳…全都掉在地上了…咳咳…真可惜,我的…咳咳…感冒还没好,下次…咳咳…再买糖给你…咳咳…吃…咳咳…清光。”总司艰难地说完这句话,眼里是藏不住的失落。

   “主人,我去找个大夫来给你看看吧,你都咳成这个样子了,怕不是感冒这么简单吧。”我又着急又害怕,看着总司差到极点的脸色,我几乎觉得这个人随时都有可能离我而去了,想到这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清光,别…咳咳…去,别惊动了大家。我的…咳咳…身体我最清楚,一得…咳咳…感冒就会拖很久。我们…咳咳…先回屯所吧。”看总司的脸色似乎比刚才稍好了些,我便不再坚持,跟在他后面回了屯所。

   一路上我都在想这几天总司难受的样子,我很想相信这只是普通的感冒,但看见总司苍白的面容和清瘦的身子我又觉得不只是这样。我越想越害怕,完全没有感觉到我撞上了走在前面的总司。

   “清光,想什么呢这么认真?”总司回过头来,露出灿烂的笑容。

   “主人,对不起。”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撞上了总司,而总司,居然在笑。我好想让他停下来,告诉他别这样,别再笑了,明明刚才还那么难受。

   “好了,清光,回去吧,今天的事情也别告诉任何人哦。”总司的表情一如往常。

   “嗯。”我应了一声,沉默下来,继续跟在他身后走。

    刚走到屯所门口安定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主…主人,土方先生说有事找你,让你一回来就去他的书房。”安定气都没喘匀,脸颊红扑扑的,还有晶莹的汗珠,显然是被土方先生吓得不轻。

   “好,我这就去。”总司笑着摸了摸安定的头,转身就往书房走去。

   “可…”我的话才刚出口,总司的身影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我担心总司的身体状况,于是快步跟了上去,打算躲在书房外…嗯…偷看。

   刚走到书房,还没来得及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土方先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根据山崎的情报,今晚长州藩的攘夷武士会在池田屋开秘密会议,我想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山崎名为山崎丞,是新选组的密探,深受土方岁三的信赖。

   “还有线人得到情报说人在四国屋。”近藤勇悠悠地开口。

   “嗯,四国屋,的确有这个可能。”土方岁三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对策。一直没说话的总司开口了,“土方先生,不如我们分成两路吧,你和近藤先生各带一路。”总司的声音有些沙哑,也许是真的很累。但大家都在专心思考,没人听出他声音里的异常。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土方岁三抬起了头,说道,“那好,我们就分成两队。我和斋藤一带二十人去搜查四国屋,近藤先生带上总司、藤堂、永仓等十人去池田屋。”说罢他目光转向了近藤勇,眼里带着一丝询问的味道。

   近藤勇点了点头。

   “那么,晚上十点,屯所门口集合。”土方岁三最后说道。

   我刚想起身逃跑,可不争气的腿因为跪了太久而有些麻了。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书房的门打开了,第一个走出来的人是总司。总司一脸坏笑地对我说,“清光,偷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在总司面前出丑了,只觉得场面极其尴尬。

   “好了,清光,不逗你了。你都听到了吧,晚上带你去池田屋,晚饭多吃点,到时候别半路掉链子啊。”总司说完就回卧房了,应该是想在大战之前休息一会儿吧。那我就不好再去打扰他了。

   那时我所不知道的是,如果我跟上去的话,就会听见总司的卧房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并且持续了很久。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