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韩叶 周叶 黄叶

双黑 织太

平新 赤安

土冲

忘羡

真的是非常喜欢聊天了/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冲清】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1)


    我的名字叫加州清光,是新选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的爱刀。准确的说,平日里是一位黑发红瞳面容清冷的二十岁男子,在主人带着我战斗时则会变成一把周身散发着凛冽寒气的刀。我的主人,冲田总司,二十二岁,是新选组的天才剑客。身上常带两把佩刀,我和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安定十八岁,黑发蓝瞳,个子不高,看起来很温柔。主人平时出门不喜欢带着我们,他经常一个人出门,不穿浅葱羽织,只着一身白衣。我许多次在新选组的门口望着这个背影,只觉得这个背影散发着一股动人心魄的美,仿佛离我很远。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衣摆,却怎么也够不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些厌恶主人这个称呼。听着新选组局长近藤勇和副长土方岁三亲昵地叫他总司,我竟然有点羡慕,不,也许是嫉妒。我经常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叫他总司,幻想着和他一同坐在桌边毫无顾忌地喝茶聊天,看着他像孩子一样地笑着,而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过着。

    最近的总司有点奇怪。平常他出门的时候总不喜欢带着我和安定,穿着白衣满面笑容的样子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可近段时间他经常会带着我出门,我自然是高兴的,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有更多时间陪在他身边。但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欢天喜地的买几包豆平糖去分给孩子们吃了,我走在路上的时候也经常听见路过的孩子们说最近宗次郎哥哥都不来找他们玩了。就在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想要去问总司的时候,却看见他躲在屯所的一个角落里咳嗽。虽然快要进入夏天了,但京都的天气并不很热。他咳得满面通红,脸上、身上全是汗水。我走近他,想要拍拍他的背,却发现他本就稍显单薄的身子愈发消瘦了。我的心脏突然跳得很快,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清光,你怎么在这儿?”总司看见我,虽然难受但还是扯出了一抹笑容。

    “主人,你…”我想问他的身体怎么了,却迟迟开不了口。

    “没事,清光,我刚刚练完剑回来,有些累了,加上最近染上了风寒,所以…咳…咳…”总司又笑了,像怕我不相信他的话似的,笑得很灿烂。

    “主人,那你赶快回房休息吧,我去打点热水来给你擦擦。”我知道总司很爱干净,出了那么多汗是怎么也休息不好的。

    “好。”总司朝我挥了挥手,向卧房走去。

    五分钟后,我把热水打来,总司坐在桌子旁,看起来有些疲惫。

    “清光,跟了我这么多年,会不会觉得委屈?”总司注视着我,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主人,我和安定都很喜欢你,哪儿来的委屈呢。”我突然有点慌,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安定他很单纯,只是一心一意的崇拜我,却不知晓我并不是他心目中的那样好的人。而你呢,清光,我看不透你,总觉得你…咳…咳…好像不那么开心。”总司说着又咳了起来,眸子里有一闪而过的无奈和眷恋。

    “主人,能跟着你清光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我是真的很开心,毕竟我的主人冲田总司,是个内心强大而又十分温柔的人。不管是邻家少年还是魔鬼之子,我都由衷的欣赏并想要追随。但这种情感与安定的崇拜有些不同,它有点特殊,我也渐渐开始意识到这种特殊了。总司说的不开心,是否是有时我看着他和近藤、土方先生聊天时眼底掠过的些许落寞?可以的话,我也好想跟他聊聊天,摸摸他的头发。但是我又想起了我作为一把剑的使命。总司只要握着我,就是新选组最强的剑客。想到这里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想着想着我竟然轻轻的笑出了声。

    “清光,你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才让我觉得你不过二十岁的年纪。”总司脸上的表情生动了起来,与此同时我感觉我的脸红得像是要烧起来。

    我低下头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帮总司擦着背。这时总司又开了口,“清光,你觉得土方先生怎么样?”

    “平日里不苟言笑,我有些怕他。”我的眸子暗了暗,低声道。

    “其实他人很好的。”总司望着窗外,淡淡地说道。

    几年以后我才知道他这句话的含义。

评论

热度(21)